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太阳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日志

 
 

歌词:  

2016-03-22 21:4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附许巍《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歌词:

妈妈坐在门前,哼着花儿与少年

虽已时隔多年,记得她泪水涟涟

那些幽暗的时光,那些坚持与慌张

在临别的门前,妈妈望着我说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她坐在我对面,低头说珍重再见

虽已时隔多年,记得她泪水涟涟

那些欢笑的时光,那些誓言与梦想

在分手的街边,她紧抱住我说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我独自渐行渐远,膝下多了个少年

少年一天天长大,有一天要离开家

看他背影的成长,看他坚持与回望

我知道有一天,我会笑着对他说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附许巍《树》歌词:

我站在夏日的黄昏

山之巅

身体迎着风飞舞

一只鸟踩着我的肩

我听见

她在歌唱着明天

我想问

这世界

是否辽远又无限

她却飞走

越来越远

花开又花谢多少年

我依然

充满幻想和期待

我身上结满了果实

可里面

长的全都是欲望

每一天

每一年

悄然生长的夜晚

让我沉重又茫然

重复的每一天

每一年

我带着所有幻想和期盼

在遥远的天边

我看见

阳光正带走衰老的今天

又一个欲望悄然生长的夜晚

让我沉重又茫然

附崔健《花房姑娘》歌词: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并没有话要对你讲

我不敢抬头看着你噢……脸庞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你的惊奇像是给我噢……赞扬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你带我走进你的花房我无法逃脱花的迷香

我不知不觉忘记了噢……方向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我不知不觉已和花儿噢……一样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你要我留在这地方你要我和它们一样

我看着你默默地说噢……不能这样

我想要回到老地方我想要走在老路上

这时我才知离不开你噢……姑娘

我就要回到老地方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我明知我已离不开你噢……姑娘

我就要回到老地方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我明知我已离不开你噢……姑娘

附陈奕迅《阿怪》歌词:

我们叫他阿怪

他说的最多的是拜拜

钱赚够了就离开

直到不能够生活他才回来

他常说日子过得太快

还没攀过乌拉山脉

他有他未来我们学不来

阿怪在饭店长驻

永远都在准备云游四海

一间房子可能不方便携带

拿不走的他都不会买

他常常说日子过得太快

还没试过住在寒带

他有他未来

我们都学不来学不来

阿怪他长的好帅

女人一见到他就发呆

可从来没有听过他和某人谈恋爱

也没有打算生个小孩

他常说日子过得太快

还没亲眼见过鬼怪

这就是他未来

我们学不来我学不来

我们活在选择的年代

选择电视该看哪一台

选择一个人值不值得爱

选择离不开选择生小孩

我们很努力活得精彩

好让看起来活得精彩

我们自由自在选择着未来

我们选择选择不做阿怪

他常常说生活不能安排

还说不能按理出牌

他有他未来

我们学不来我学不来学不来

谁学得来

他说时间好快

还没试过亲身种小麦

阿怪说时间好快

来不及到北极看苔原带

阿怪说时间好快

来不及看一朵花怎么盛开

他真的真的真的好奇怪

说没有时间谈个恋爱

附卡夫卡《出门》全文:

我吩咐把我的马儿从马棚里牵出来。

仆人没有听懂我的话,我便自己走到马棚,

给马备好鞍,骑了上去。

远处传来了号角声,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说不知道,他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听到。

在大门口,他叫住我,

问:“您骑马上哪儿去呢,我的主人?”

“我不知道,”我说,“只是离开这儿,离开这儿。

离开这儿向前走,向前走,这就是我达到目标的唯一办法。”

“那么您知道您的目标了?”他问。

“是的”我回答,

“我刚刚告诉你了,离开这儿,离开这儿,这就是我的目标。”

“您还没有带上口粮呢,”他说。“什么口粮我也不要。”我说,

“旅途是那么的漫长啊,如果一路上我得不到东西,

那我一定会,死的。

什么口粮也不能搭救我,

幸运的是,这可是一次,真正没有尽头的旅程啊!”

附奥登《美术馆》全文:

关于苦难,这些古典大师

从来不会出错:他们都深知

其中的人性处境;它如何会发生,

当其他人正在吃饭,正推开一扇窗,或刚好在闷头散步,

而当虔诚的老人满怀热情地期待着

神迹降世,总会有一些孩子

并不特别在意它的到来,正在

树林边的一个池塘上溜着冰:

他们从不会忘记

即便是可怕的殉道也必会自生自灭,

在随便哪个角落,在某个邋遢地方,

狗还会继续过着狗的营生,而施暴者的马

会在树干上磨蹭它无辜的后臀。

譬如在勃鲁盖尔的《伊卡洛斯》中:一切

是那么悠然地在灾难面前转过身去;那个农夫

或已听到了落水声和无助的叫喊,

但对于他,这是个无关紧要的失败;太阳

仍自闪耀,听任那双白晃晃的腿消失于

碧绿水面;那艘豪华精巧的船定已目睹了

某件怪异之事,一个少年正从空中跌落,

但它有既定的行程,平静地继续航行。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